• 南昌市凳鹅生物销售

“纯爱片”男主角李鸿其:走出文艺的舒适圈,多一种体验

关键词:“,纯爱片,”,男主角,李鸿其,走出,文艺,的,《,

《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》是演员李鸿其今年主演的第二部爱情电影,和四个月前的“七夕定制”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如出一辙的是,他两次饰演的人物都是为爱牺牲的痴情“小透明”

  • 《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》是演员李鸿其今年主演的第二部爱情电影,和四个月前的“七夕定制”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如出一辙的是,他两次饰演的人物都是为爱牺牲的痴情“小透明”。

    从《醉·生梦死》拿到金马最佳新演员出道,又在毕赣电影里“登峰造极”地啃了个苹果的,被爱好文艺片观众所熟知的李鸿其在过去总演文艺片的那几年里,其实一直想有机会能演个“偶像剧”。这个演惯了底层和边缘人的男演员,把出演主流类型化的都市纯爱片,称之为“走出舒适圈”。《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》剧照,李鸿其 饰 费力

    《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》剧照,李鸿其 饰 费力

    但结果似乎是没那么“舒适”,《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》的评分并不尽如人意。评论区里关于剧情的争议居多,李鸿其的表演倒是不招骂,了解他的观众知道他会演戏,所以有很多人忿忿不平地说,“李鸿其你就好好地演文艺片不香吗?”

    对于李鸿其来说,演员是导演的活道具,而电影本该有各式的样貌;至于表演,也不过是他想“多玩一玩”的一部分。他喜欢艺术,15岁休学打工考艺校,学打鼓、组乐队,拿完表演奖没有趁热打铁进演艺圈而是进大学去读哲学,从文艺片配角演到主流商业爱情电影的绝对男一号,他也不觉得这代表了什么,“只是多一种体验。”

    在冰天雪地里呈现爱情最纯粹的样子

    《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》里的费力是个自称“工具人”的IT男,跟着公司团建来到芬兰,陪伴受伤失忆的女神赵希曼(杨颖饰)滞留北欧,在倒计时只有一天的追寻极光浪漫之旅中,他假装希曼的男朋友,最终也用一颗真心治愈了女神内心的伤痕。《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》剧照

    《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》剧照

    这样一个纯爱故事,搭配芬兰的童话景致和圣诞气氛,想来都是满满的唯美。但李鸿其这次的拍摄却是历经艰难。作为一个来自中国台湾的演员,从小没怎么受过冻的他一到芬兰直接给冻懵了。零下二十多摄氏度前所未有的极寒体验超越了身体的承受程度,但浩浩荡荡的人马远赴异乡也是开弓没有回头箭,李鸿其顶着生病的身体也只能“硬拍”。

    “一讲完台词就马上戴口罩,尽量和其他工作人员保持距离,拍下一个镜头再把口罩拿下来。而且还要跟导演要求尽量不要拍太静止的戏,跑起来身体的感受会好一点。”因为低温动作和表情都变得有些迟钝,身体虚弱时背台词找机位都变得困难起来,回忆起在芬兰拍摄的情景,李鸿其直言“真的好痛苦!”

    好在IT男在既定印象里也显得木讷,李鸿其被身体和气候原因限制的表演倒是不至于让人出戏。只是这样的角色并没有引发太多观众的共鸣,在电影面临的评价中,也有许多观众质疑了影片中的费力过于无条件的付出,以至于几乎没有自己的生活和个性。对于这样的爱情,李鸿其有自己的理解。《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》剧照

    《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》剧照

    “我觉得他是回到一个很纯粹的爱情的样子,我想分享的爱情观念就是——简简单单就好。”李鸿其说这种爱情里最简单的态度,恰是真正吸引他的,“就像是国小国中的那种情愫,我喜欢一个女生,我就愿意对她付出,我愿意每天骑着单车带她去学校,再等她放学。长大以后好像爱情就变得越来越复杂,但这种为了一个人的快乐而快乐,它是我爱情观面相里面很纯粹的那一面,我也是希望借由演这些片子来提醒我自己,不要去摒弃了这种本质。如果爱情都要去衡量付出和回报,那就成了追求效益,但林格(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的男主角)和费力都是因为对方快乐我就快乐的那种人。我愿意演这样的人给观众看到。”

    如果题材不是你想看的,那不要去看

    李鸿其是那种有很强感受力的演员,也要求自己与角色共情。所以第一次演《醉·生梦死》的时候,他在开机前养了一个月蚂蚁当宠物培养感情。他在《宝贝儿》里扮演聋哑人,没有一句台词,却成为令人印象深刻的高光人物。

    演爱情童话,李鸿其说自己依然会相信这些人物的存在,“信念感其实未必一定是来自有过同样的生活体验,有时候只是简单地抓住一个东西,只要林格爱着邱倩,费力爱着希曼,这就够了,是穿越、是高科技的、是未来的,这些都只是外在的包装,最后回到个体的人身上,重要这个人知道他要去干嘛就行。”《风平浪静》剧照,章宇和李鸿其

    《风平浪静》剧照,章宇和李鸿其

    包括今年上映的另一部更接近李鸿其过往戏路的《风平浪静》,李鸿其在其中饰演的李唐也给出了不同以往的极致表达。狰狞到扭曲,空虚到癫狂,嚣张到残暴,总而言之,活得很“用力”的样子。这样的表演也让李鸿其在基于这部电影的评价中,受到一些争议。

    谈论起这个角色,当记者说到“用力”这个词的时候,他说到:“这听起来当然是一个不好的词,但我想反问,很多人真的见过一些极端的人是什么样的吗?我是真的见到身边有朋友会这样,无法控制自己的语言和情绪。同时,新闻里出现的极端事件,那些看起来明明很疯狂的事,因为篇幅有限,展现的只有非常片面的单一的信息,而私底下的样子,也许有一些也是我无法理解的,但那就是我要去呈现的。”

    无论是不问回报一心付出处的痴情男,还是“用力过猛”的富二代,这些经验之于李鸿其都是对扩宽表演边界的尝试,“之前我拍摄的东西都比较偏向社会题材,或者比较边缘的人,我没有机会在自己比较年轻的时候去演到一些‘小清新’,有点不甘心。”

    李鸿其今年30岁了,还保留着少年感的他总算在要告别青春的年纪,弥补了些遗憾。“因为我知道,随着我的年纪增长,经验增加,体态也会更成熟一点,那青春校园的我肯定就不能演了,成长就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。或许就像照片一样,不同阶段拍的照片是记录不同回忆的,所以现在拍到了就觉得蛮好。”

    至于那些更喜欢李鸿其演文艺片的粉丝,李鸿其的建议是,“如果题材不是你想要看的,那不要去看就好了。因为电影之前都会有预告、有海报,它已经能够在帮不同的人去甄别这是不是你想看的那种电影了。”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海报

    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海报

    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获得了超5亿的票房,位列2020年中国电影票房的第七位,这是小众文艺片难以企及的数字。所以李鸿其还是觉得自己获得了某种进步,“可能有人喜欢,也有人不喜欢,但即便是我之前演底层人物的时候,也有朋友跟我说过他们不喜欢我演的电影,觉得那些电影太黑暗。所以是不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标准?那多认识一些观众朋友,接受更多元的东西不是也很好吗?”

    自己做导演“记录当下”

    李鸿其是因为喜欢艺术、喜欢电影,喜欢观察和思考,所以去表演。这样的人也没想把自己框在表演这件事里面太过于较真。“我有时候甚至觉得也未必需要一定当演员,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就像玩一样,只是多一些体验。”这些年和不同的导演合作,每个人的风格都大不同,也让他看到电影被创作出来的各种路径。“演员是导演的活道具,无论我做什么,呈现的都是导演的世界观。”很多年前,他就想要自己做导演,现在这件事已经是现在进行时。《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》剧照

    《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》剧照

    过去这些年里,有许多选择演而优则导的演员,大多会选择成熟的商业类型片,以及在技术上足够成熟的主创班底。但李鸿其把做导演拍电影看作极为私人和纯粹的表达方式。他自己拿着摄影机,捕捉身边的人自然而然流出的状态,和某些真实流逝的时间。

    比如他偷偷把摄影机放在家里的角落去录下父母的对话,可是这段对话的发生其实又有他作为导演刻意引导和挑起的动因。“电影有时候真的太神奇了,我觉得它有时候真的不是在讲故事,就是当下的某些时刻。比如我喜欢的电影,往往可能是因为人物的一个眼神,或者他拿着的一盆花,或者是那一片天空,或者某株植物……是那些此时此刻我想要记住的东西。”

    事实上,从今年开始,李鸿其才真正成了一部电影的男主角,虽然之前他已经拥有了不少角色。被更多的人认识,成为一个电影明星,会不会成为脚踏实地生活的阻碍,在李鸿其这里,他说自己还是能够保持自在。

    “我觉得自己的状态基本上都没有改变,除了有时候可能要增加些合影之类的事情,其他都还是一样。我觉得没有必要去关闭我对于世界理解的通道,因为你要你自己走下去,比如自己去搭公车之类的,你才能看到生活的样子,我不能让自己看不见东西的。所以我自己觉得,我是不太会变的吧,只会更成熟,更有智慧。”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发表时间:2021-01-13 | 评论 () | 复制本页地址 | 打印

相关文章